亚洲清洁空气中心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动态
东三省多地仍被雾霾笼罩 城市应急预案饱受质疑
发布时间:2015-11-12 17:40 收藏
 

来源:北京青年报

      昨天的沈阳街头,尽管还有些轻雾,但天空已呈现了淡淡的蓝色,路上的行人摘掉了厚重的口罩。辽宁史上最严重的雾霾终于有了退却的迹象,不过东三省仍有多地被雾霾笼罩。持续的空气污染指数爆表和刚刚开始的供暖季让不少人将怀疑的目光盯在了城市的供暖锅炉上。北京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供暖燃煤导致污染物排放量增大的情况确实存在,但从环保部门检测的污染数据来看,供暖和雾霾显然不能简单地画一个等号。

  紧随着供暖季而来的雾霾

  每年冬季供暖,从黑龙江开始,吉林、辽宁等地自北向南逐步开始供暖,今年的雾霾也随着供暖开始的顺序依次袭击了东三省的多个城市。11月1日起,哈尔滨、长春、沈阳的空气污染指数相继爆表。

  沈阳的PM2.5浓度一度接近1400。北青报记者注意到,在去年同一时期沈阳连续35小时空气污染指数爆表,而在前年的这个时候,沈阳也遭遇了空气严重污染。

  辽宁省环保厅在解释此次“史上最重雾霾”的成因时曾表示,本月初进入本省采暖期,燃煤导致污染物排放量增大。那么,供暖季就一定成为雾霾季吗?

  随着城市规模越来越大,城市供暖面积的提高,污染物排放量加大毋庸置疑。据公开报道,2015年,沈阳市还有锅炉5000台,其中供暖锅炉2800台,大烟囱几百根。

  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数字和此前相比已经“大大缩水”。近年来,为了减少冬季供暖产生的污染,沈阳一直在进行锅炉“拆小并大”集中供热。在过去的十年间,沈阳城市集中供热率已经从50%升到了90%以上,供热企业数量从1000多家减少到了200多家。

  数据显示了另外一种可能

  尽管沈阳在减排方面做了很多工作,雾霾却似乎越来越严重,而且出现的时间段总是“恰好”在供暖开始后的这一时间段。这样的“巧合”也让很多人把雾霾和供暖画上了等号。不过,环保部门的数据却指向了另外一种可能。

  沈阳市环保局新闻发言人李刚在前日的记者发布会上透露,在11月8日,空气污染最严重的一天,空气中二氧化硫的含量并不高。而二氧化硫是与燃煤直接相关的污染物。当天,二氧化硫含量一直处于国家均值二级标准之内。今年沈阳二氧化硫只出现过一次极值,为131微克/立方米,这个数据出现在11月1日,而不是雾霾最严重的8日。

  而长春的空气检测数据也显示,供暖对重污染的作用有限。在长春的两次重污染期间,二氧化硫浓度均为环境空气质量一级标准。

  二氧化硫的含量不超标,给燃煤抛去了此次雾霾“罪魁祸首”的帽子。但秸秆焚烧的问题却有据可查。沈阳市环保局称, 11月8日,钾元素的数据超过正常均值的1倍以上,而钾元素含量与燃烧秸秆有密切联系。在去年沈阳同一时期的重污染天气里,污染物中钾元素的比例超过了60%。

  秸秆燃烧做了多少“贡献”

  沈阳郊区县一位农民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在他所在的村里,秸秆焚烧根本管不住,能烧的地方都已经烧完了。这位村民介绍,每年焚烧秸秆就是10月末11月初的那十几天,采用大型收割机作业的一定焚烧秸秆。

  “大型机器作业的把粮食收割后,直接就把秸秆粉碎,一截一截的秸秆碎片直接扔在地里。但这过后就是厚厚一层秸秆,整地也没法整。从前美其名曰秸秆粉碎后可以还田,让土地更有养分,但实际上这给农民第二年种地带来很大的麻烦,所以只能烧掉。”如今大型收割机在沈阳农村应用已经很普遍,一亩地才收60块钱,粮食收完还直接送到农户家里。大型收割机在沈阳农村的使用率达到了50%以上,而这样高的普及率也同时带动了秸秆焚烧率。“我前几天刚去地里看了,该烧不该烧的都烧完了,根本管不住。”这位农民说。

  今年10月份,沈阳市出台意见要求全面禁止露天焚烧秸秆。意见要求建立责任机制,实施市、区县(市)、乡镇(街道)、村组,要层层签订秸秆禁烧与综合利用目标责任状。这位农民也表示,这两年确实管得严,政府下达了通知不允许烧秸秆,挨家挨户通知并签字,派专人巡逻,并称一经发现罚款500元到1000元。但这些措施也并不能起到作用。“即使就在我的地头上烧了秸秆,谁也不能说这就是我烧的,我只要说不是我点的,那谁也没办法罚我。”

  秸秆焚烧这样一个“老大难”问题并非只出现在辽宁。昨天环保部称,黑龙江、吉林两省秸秆焚烧现象尤为突出,分别比2014年同期增加645%和120%,给大气环境质量带来严重影响。

  饱受质疑的城市应急预案

  在“史上最重雾霾”来临之时,沈阳除了面对各方对雾霾成因的疑问,这座城市对雾霾的应急响应也饱受质疑。

  2014年1月沈阳就已经发布《沈阳重污染天气应急预案(试行)》。方案在指挥、分工、措施、职责都有明确要求。方案要求成立市重污染天气应急指挥部,指挥部成员单位包括教育局、公安局、环保局、建委、城管局等部门。每一个部门都有明确的职责分工。未按照要求及时发布预警信息、启动应急预案、落实各项应急响应措施要追责。

  11月8日,沈阳启动重污染天气一级响应。据新华社报道,当天沈阳市环保局网站一度崩溃,工作人员不知响应启动,有建筑工地仍在施工,“由于人员有限,不具备监督职能,确保所有工地完全在第一时间实施停工有难度。”

  北青报记者仔细查看应急预案发现,强制措施中也有模糊规定。如预案要求,在启动一级响应时,根据空气污染程度采取机动车限号行驶措施。一级响应是在空气污染指数AQI大于500时启动,而500是AQI的最高数值,高于此就不再显示。然而预案仍要求在此时“根据空气污染程度”采取限号。此时的空气污染程度到底是需要哪种数据来判断?

  针对东北地区出现大范围重污染天气状况,环保部于9日启动督查工作,督查东北三省应急预案启动、预警发布、响应措施落实等情况,如发现失职、渎职问题将严肃处理。北青报记者注意到,沈阳环保部门近日也启动了对污染企业和热电厂驻员监察工作。

  从昨天开始,沈阳的天空逐渐变蓝,但东北的治霾或许还是一个持续性问题。

  本版文并摄/本报记者 匡小颖

返回顶部
最新动态
首页|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2015 亚洲清洁空气中心 京ICP备09043258号-9